CMS与大师对谈-MCC Jedi(II)

Judi

Q1:通过学习教练,我发现语言的精准使用和拿捏在教练会谈中发挥着重要作用,似乎需要教练对语言有较高的敏感性,您怎么看?
Jedi:
教练会谈和咨询谈话不同。教练是日常对话,使用普通的语言,而咨询是专业对话。咨询对话的专业性带给客户的感觉是被分析和诊断,感觉咨询师地位高于客户;教练对话中教练和客户处在平等的地位,更像两个普通人共创对话。还有些教练偏向于处在低位as a servant leader,客户也会感觉不自在,不容易沟通。
教练对话是自然的对话。从ACC开始,教练学习一些结构和流程,聚焦在客户的问题;而PCC level需要超越问题,聚焦在客户本身,与客户共舞,主要不是聚焦在solution和result上,而是root cause,需要找到的是sustainable solution。问题不是问题,那到底问题是什么?我们听到的是evidence of something deeper。如果用树来比喻,我们看到树叶变黄了,但我们要找到树根处发生了什么。
比如我做过的一个减肥的案例:客户想谈如何减肥,但他本身内心并不想减肥,他对自己的身材感觉其实是ok的,但外界的声音让他觉得好像需要为了健康和家人等减肥。看到了自己其实并不介意,他内心开始接纳现状,而过了几周后,带着轻松的心情,他反而在无意中增加了活动量,从而实现了减肥的目的。很神奇的效果。


Q2:教练会谈中,客户的防御机制常常会造成他们无意识对真相的隐瞒,您会如何应对?
Jedi:
这个关系到coaching presence。要学习分享教练的直觉,并且让客户就教练分享的直觉进行探索。教练如何反馈直觉讲究技巧。教练要带着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s,也就是无条件的爱。
教练直觉从哪里来?我们在聆听的时候,会吸收有意识的部分,还有一大部分是无意识的元素,包括行动,行为,情绪,能量水平和身体语言等等,不同人产生的直觉不同。所以教练的直觉很多来自于无意识吸收的信息元素。


Q3:我在西班牙,今年离职创业,我的问题是:1. 怎样开展教练事业比较好?2.怎样能更好的让客户获得真正的价值?因为自己之前找过教练,但感觉一个小时谈完自己都感觉很虚,感觉付的钱还没有自我教练有帮助,所以也希望不会让自己的客户有这样的感觉。您有什么建议和看法?
Jedi:
我在学习教练时也是这样。其实很多教练的skill level并不是很高,所以当我们做客户的时候会有这样的感觉。这个和教练自身的能力有关。所以我就跟很多教练讲,获得ACC,PCC和MCC,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是一样的level。两个ACC教练的水平可能完全不一样。
MCC也是一样,全球很多MCC,但有很多在我看来根本不像一个MCC。我看到Youtube上面有一些MCC,他们的很多讲法是错的。最近听到一个MCC讲,教练像一个superman,可以帮助人们消除抑郁。我想说,这样的讲法是错的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这样。身为MCC,你要对自己所说的话very careful, 因为不是每一个教练都可以处理所有的抑郁案例。
我是觉得有credential认证是很好,但这只是一部分,客户想知道的是教练会谈能带给他们怎样的体验。很多教练有很多认证证书,但当我听他们讲解的时候就知道他们的水平不是那么高。这就是the difference between mastery and just knowing. 你即使有认证证书,也不代表你有mastery 的水平。到底什么是Mastery(精通)?Mastery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就像日本人学习做寿司,都是从洗米,洗碗做起。但很多教练都没有耐心,都想用最快的速度拿到认证。教练需要时刻在当下。这是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。
第一个问题,其实很多海外华人都需要帮助,像疫情期间美国华人受到歧视和暴力袭击。关于你的教练事业,要看你希望在5-10年的时间去到哪里,如何发挥你的影响力,是单打独斗还是和团队一起。单独做有好处也有坏处,坏处是如果你感到疲倦时想暂停一下,你的品牌影响力就没有了。很多人用战略思维,而我们用dynastic thinking,就是找到自己的节奏。看到别人都有了自己的客户,但我并不感到焦虑,我有自己的节奏。

<继续阅读>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