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练会谈分享:即兴与反应

作者 : Grace Wang 王蕾

这篇文章,是我在ICA (国际教练学院)毕业作品集中的其中一部分,记录了我几次会谈过程和过后的真实感受,或许你可以窥一眼探探我的面貌。 

Improvisation VS Reaction

即兴与反应

《万物生而有翼》书中提到一个佛陀与恶魔互为朋友的故事。故事想表达的是善与恶看似对立,但在心灵的酒肆里他们相遇为友。为什么是酒肆,因为我们的大脑太强大了,甚至强大到不可能去接受不美丽的整体,看不到美丽之外的部分,或视而不见或漠视逃避,直到酒精发生作用,直到场所卸下防御,直到大脑没办法理性工作,才有机会和被漠视被藏匿起来的那一面好好坐下来对话,甚至交杯,或者相拥。

撬动自己不美丽的这一面,是件非常痛苦的事,主动向外寻求支持帮助自己撬动更不容易,并且这些持续进行的过程不会一两下结束。在我初期的教练学习实践中,偶尔出现了大脑不工作且整个防御场域停止工作的时刻,在这些时刻里,无论是我还是客户都放下了撬动自己是痛苦的这个执念,似乎那些时刻,是最接近此时此刻的状态。

这一篇有力的工具,我将自己最有感触的几个会谈时刻记录下来,回顾那些有持久震撼力的即兴时刻,并记录这个过程中的收获与感悟。我选取三个会谈中出现的即兴时刻,都一一征得了客户的同意,用做本文的实际案例素材。

三杯鸡和大笑三声

和客户一起做会谈五个月后,客户对留意身体感受的意愿与察觉渐渐明显起来。客户初尝喜悦,想要在那个感觉多停留。可感觉如光影和风,转瞬即逝,该如何把握,如何停留。

在寻找过往的成功经验时,客户绘声绘色讲起了她发挥不稳定的三杯鸡。一下子我们两的“色声香味”似乎都被刺激打开了。三杯鸡的烹制秘诀与客户想留住的感觉有一种异曲同工之妙。这是客户自己发现的。于是带着更有意识的练习方向,来到了会谈尾声。

我看客户心情很好能量也好,问ta想怎么结束会谈。Ta说想放声大笑三声。于是最后的几秒时空里,客户释放了三次不同的大笑。短暂,但释放。真是一个别致的庆祝动作,我心想。

半个月后客户提起那三声大笑依旧怀念。相信那个时刻的感觉已经停留在ta那里了。即兴出来的结尾,意外巩固了我们的感觉记忆。太妙。

送一朵花给自己

那是一场乌云笼罩的会谈。客户平静地讲述着令人窒息的话题。我内心翻滚复杂,一方面极大地看到客户对我极大的超越性的信任,另一方面,我的某一部分已经去到了客户身边觉得真难真不容易,好像真的眼下就是无解。

我就这样伴着ta,带着我自己觉得无解的狭隘认识,进入会谈末尾。我问客户,如果送自己一句话,你会送什么。

客户突然头一侧,说,喜欢这个问题,什么花呢。然后陷入思索。

我当时心里一惊,糟糕,客户听错了,我该怎么办!

不对,客户没有听错,客户心里有花,就是花吧。

短暂思索后,客户静静地说,orchid,一直在那里,生命力就在那里。

我当时甚至都不敢确认我是不是听到了orchid,orchid是不是兰花。我到了会谈的最后一秒,才醒悟过来,在客户这里,没有什么无解有解,客户并不是来要解药解答的,ta是来寻找生机的。客户站在会谈的尾巴上,比我高大多了。

心有猛虎,细嗅蔷薇。这是英国诗人西格里夫·萨松的代表作《于我,过去,现在以及未来 》的经典诗句。原话是“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.”

我也在时隔近两个月后和客户征求素材使用权时,才第一次和客户提起那一场会谈,意外也意料之内,客户对那个结尾感触颇深,也是第一次,我把将错就错的心理活动拿出来分享,直到我说出来,我都不知道会不会破坏那个时刻的美感。但是客户既然扫除不了乌云依然可以嗅花,我又何尝不敢将错误告之于众。

把双手放到胸前,再次感受蓄力而发

很奇怪会谈半年了,我竟一次也没有和这位客户建议或邀请过闭眼的尝试。是我没有状态,还是不相信客户,好像都不是。那天感觉突然来了,在不知道信任安全建立好了没有的情况下,有点唐突地,我问客户愿不愿意闭上眼睛感受一下ta说的压力。

那次进展得特别迅速,我甚至在对方说压力的几个来源的时候,感受到了我自己臂膀发麻的不同程度。客户立即确认了我最麻的部分正是ta压力最大的部分。而后,客户的能量也是在闭着眼睛的过程中开始切换的,ta摸到了自己胸前那一束蓄势待发的力。我其实对自己有信心的,客户说。

结束的时候,我邀请客户把双手放到胸前,再次感受蓄力而发。客户向内的自我连接,那是真正的embracement。

即兴下的反应才是真反应?

同侪练习,尤其长期稳定的同侪练习,常常刚问两个字,我们也知道对方要问什么,或者接下来会说什么。这三个即兴反应的案例,都是我在练习教练的过程中印象深刻的片段,甚至我现在在写的过程中,臂膀还是会发麻。当我们沉浸其中,接收到的意料之外的信号,那时的反应才是真实的反应。没有剧本,没有演练,没有彩排,一来一往进行情感和创造性的尝试更为可贵。

偏颇一点地说,预设反应下的练习,练多了也无益。我一直在追求变化,也是想在夹缝里求挑战,上真枪。我以为出不一样的招式,我就与众不同,我就会获得真实的反应,进行真实的练习。几个月后我回来续写这篇的结尾,发现其实不然。

传递真实,首先要对自己坦诚”(演技派,2019)。我作为会谈的教练方,并没有完全把自己交出来,我又何谈甄辨客户的真假度。在演技派这个综艺里,还提到“表演最大地打开感官与内心,接受一切刺激,给予一切可能的反应” (2019)。很多反应,包括我自己的反应,都是潜意识带出来的,不是故意而为之。辨明真假其实不那么重要。

《即兴戏剧》里说“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通常默认集中在自己这儿,而即兴的深层智慧之一就是‘即兴不是关于你自己’。这是一个放下控制的过程。即兴是将注意力从自己转移到其他人身上,转移到外部世界,关注非我”(苏广辉, 2020)。这里我还注意到,我是不是忽略了心理安全这个即兴互动的重大前提。客户想要在这里即兴么,客户介意么,客户有什么担心么,我感受到了什么,我和客户交流了么。

演技派这个综艺还介绍了一种演员训练――雕塑训练:演员只有定力心静不浮躁,才能很好去感受表演,去感受生理上所有的反应,跟着生理反应去做所有的动作(2019)。

我的雕塑训练是什么,我如何练习打开自己的感官,如何与客户一起创造即兴互动的安全时空,如何给出即兴当下的反应。这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有力工具,我现在就先写到此吧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《即兴戏剧》,苏广辉,北京联合出版公司,2020

《万物生而有翼》,鲁米,湖南文艺出版社,2016

演技派,优酷,2019

By Grace Wang 王蕾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